风弦

瓶邪,荼岩,瑞金,雷安,喻黄伞修不拆不逆,洁癖党

p1小朋友……

p2是那个海岛图……我一个写沙雕的为什么要跑去研究游戏……

朝哥的衣服和小朋友之前的衣服参考忽幻,在p3

【朝俞】【祁炀】今天的贺小旭不在HOG【中】

预警:ooc,沙雕,小学生文笔

           我觉得我写祁炀其实写的挺少的……打tag有点心虚……

            我一个写沙雕的为什么要写游戏……我还特意去研究了地图……

当他们到HOG的时候,于炀他们正在训练。祁醉带着贺朝和谢俞进去的时候,还是小小的引起了一波轰动,毕竟颜值能和某对夫夫相比的可不多。于炀被卜那那他们拉着,停了训练,下来凑凑热闹。

祁醉看到自家童养媳,被贺朝他们秀的到爆炸的心态好了很多,想起之前贺朝他们牵着的手,再看到自家童养媳,就起了坏心思。在他们上了三楼之后,趁着赖华没看见,捏住于炀的下巴,轻轻的把自己的嘴唇印上去。

于炀: “? ? !”

贺朝、谢俞:“……”


祁醉也没想太过分,贴了一下就放开了。但是他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开放的程度跟他们夜生活的丰富程度成正比。

谢俞撩起眼皮瞟了一眼脸红的于炀,拉过贺朝的衣领,直接啃上了贺朝的嘴唇,贺朝愣了一下,随后就变被动为主动,直接按着小朋友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旁边脸还是红的于炀:“%@*#&……”

祁醉:“……”

是他大意了,没想到一直不声不响的谢俞才是那个最牛逼的。







HOG还在训练,祁醉把贺朝和谢俞安排到二队的训练室,反正都是一个年纪的,再加上贺朝是个自来熟,轻轻松松的就和二队的队员打成一片。贺朝知道他们是玩PUBG的,自己也玩过几次,后来因为住校就没怎么玩了,现在看到二队的队员在自定义服务器训练,就想拉上小朋友来感受一把浪漫双排。

谢俞“……你是想试试单人双排吧。”


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跟祁醉借了两台电脑,反正都是玩,单排双排还是四排对谢俞来说都没影响。

俩人登上游戏,谢俞看着贺朝的角色:“……”


黑人,粉红色爆炸钢丝卷,粉色毛衣,加上七彩沙滩裤。


贺家祖传的审美,没错了。



谢俞的角色是周大雷搞的,他俩之前试过双排,周大雷非要搞个黑白双煞,他一身白,周大雷一身黑。反正谢俞对于这个无所谓,就随他了。

不过……

谢俞看了贺朝一眼,现在有男朋友了,还是换掉吧,不然吃起醋来,到时候还得自己“安抚”。

平时在HOG也没有什么人当着祁炀两人的面秀,一是这是训练基地,雌性除了母蟑螂就是母蚊子;二是即使有几个二队的小队员有女朋友,那也比不过祁大流氓的脸皮厚。这次见了朝俞二人,棋逢对手。

so,祁醉要拉上于炀,跟朝俞俩人四排。


醉翁之意不在酒,祁醉四排之意不在吃鸡。



虽然有俩人是职业选手,但是排到的也是高端局,不存在虐菜,顶多自己这边的新手被虐。

就这样,在祁醉的不怀好意,于炀的茫然,贺朝的信心满满,谢俞的嫌弃中,游戏开始了。




第一局,P港S山线。因为有朝俞两个新手,所以祁醉决定飘M城,先适应一下。反正都开的小号,祁醉也不在意掉分,一手撑着下巴,高空开了伞,打算看看周围有多少人。但是因为有谢俞这种神奇体质的人在,整个M城居然就他们一队人。

贺朝和谢俞跳下去后都只捡到了一级头,谢俞拿了把scar和一把686,贺朝拿了把AK,然后转角遇到爱,发现了一把98k。

如果贺朝的好运到此为止,那么接下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但是今天的贺朝不是普通的贺朝,他,又碰到了一个三级头。



假如是旁边祁炀二人组,于炀捡到三级头,那么他肯定会给祁醉,祁醉会调戏他说你是我家的童养媳应该我养你才对,如果是祁醉捡到了三级头,他也会给于炀并且调戏他说拿了我的东西你就是我家的童养媳。



综上,于炀是逃不过童养媳这三个字的。

但是拿到这个三级头的偏偏是贺朝。

他手里还有98k。

贺朝,三级头,98k(造句吗你

所以他开镜,瞄准那个绿油油的帽子,开枪。

谢俞脑袋上的头盔爆了。

贺朝兴高采烈的跑过去,打算丢下自己的三级头,然后再给小朋友一个爱的么么哒。
但是谢俞明显不是这么想的,在看见贺朝之后,他果断开枪,一梭子子弹下去,贺朝倒了。

祁炀二人组还在M城的另一个地方,在看见贺朝倒了的同时也没漏掉旁边四个小字:队友误伤。so他俩赶过去,想看场好戏。


贺朝倒了之后只能在地上爬,谢俞拿枪指着贺朝的头:“脱。”

贺朝:“? ? ?”

“脱。”

等到贺朝把身上的装备还有衣服都脱掉了,谢俞把他扶起来,还没开始打药,又一枪。

“让你爆头!”

“让你爆头!”

“爆头好玩吗??”

“98k牛逼呀!”

“继续呀”

“再爆一个给我看看啊”



贺朝:QAQ




TBC

配图请参见上一条

@潮却

第五个沙雕

我不会写修水管……是我不够沙雕……我认罪……

最后一关(为什么这么快因为困了吗),系统出的很简单,就三个字:修水管





你以为会这么简单吗?

天真 !

这不是超级玛丽的修水管,这也不是4388的修水管,想象中的像素小人没有,乱七八糟的配件也没有,有的,只是一个最普通的下水管道。

贺朝:“ ? ”
谢俞:“……”

两个人在这沙雕的场景里,半晌无言,唯有省略号千行。

为什么还没醒啊……曾经无比嫌弃的精忠报国现再就跟白居易听到的琵琶声一样。贺朝觉得,要是现在能听到精忠报国,自己怕是会感动的哭出来。

为今之计,只有修完水管,才能回到现实世界,终结这沙雕的一切。想起刚刚贺朝对于这一切的解释,谢俞阴森森地想,要是自己剁了贺朝能终结一切,那他现在就去找把杀猪刀然后把贺朝拖到城东屠宰场剁了。

贺朝被谢俞看地有点发毛:“淡定啊俞哥,要不要喝点牛奶冷静一下?

“你猜猜看我要是现在把你剁了,我能不能回到现实?”

“别啊我觉得不会反而是小朋友你会成为史上最快守寡的人啊”

显然,人是不能剁的,所以只能修水管。两个人沿着下水管道向前走。

@潮却 你来吧我实在写不了了

关键字:沙雕网友

痛苦……

我还在卡文……

啵嘴写不下去……

我很怀疑我在lof混的这些年都学了什么……

是什么,让一个看遍天下各种cp的亲亲的人,沦落到这种地步……

总之,我还在努力,毕竟一个母胎solo这么多年却还没亲过人你想让她写出啵嘴那真的很难……

我努力地想写出我心中的祁炀还有朝俞,我不想ooc,即使我写的是沙雕文,我也想努力表达出他们的好。

贺朝骚操作是很多,但是他在面对老唐,疯狗他们的时候,是能感觉到这些老师是很好的老师,老唐不愿意放弃“差生”的他,疯狗嘴上骂的很凶,但是暗地里也为他们这些学生操碎了心。

谢俞是很冷淡,但是他内心是很柔软的,属于那种脸上很凶的要揍贺朝,但是在贺朝抱着肚子喊疼的时候,即使知道他可能是装的,也会不由自主的上前一步问他有没有事。他不是傲娇,是那种很强势的人,想亲贺朝,就亲了,想做什么不会犹豫。

祁醉流氓,但是他是一个绅士,在面对自家童养媳的时候即使嘴上听起来很流氓,但是他很懂分寸,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而于炀因为小时候的经历,面对不熟的人像帝国狼犬,但是在自己在意的人面前瞬间退化,我觉得他占有欲很强,但是又脸皮薄不会特别明显的表达出来,就很纠结。

【为什么祁炀写的少是因为我觉得作者写祁炀把性格写的很清楚很容易懂和我的理解差不多】

总之,我会努力地去写的。

【朝俞【祁炀】今天的贺小旭不在HOG【上】

预警:  无比ooc,超级ooc,写不来祁神和朝哥的骚操作,可能因为我没那么骚吧(雾)

文笔小学生,没有什么意思,大噶就随便看看



贺朝夫斯基他爹说过一句话:“结婚,就像是买一赠一,娶了个媳妇,送了个赠品儿子。”

这个赠品的完美的继承了他们贺家的基因,不仅很好的继承了他们贺家祖传的美貌,还继承了他们贺家最大的优点——审美高端,情趣高雅。

看看这个杯子,多好看啊,蓝绿红经典配色,还有这句饱含着真挚情感的“爸爸,您辛苦了”,这绝逼是我亲儿子!

于是高考一结束他就把他亲儿子赶去了某个据说“很有出息”亲戚家里,然后自己继续全国各地的飘,留下他儿子和“儿媳妇”俩人面面相觑。

“……”
“……”

“我是我爹亲生的对吧? ? ?”

“…………也许吧”

虽然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亲爹,但是这个操作真的骚到了贺朝都觉得“这很不行很不OK”地步。贺朝面对者自家小朋友仿佛日了狗的表情,叹了口气,毕竟是自己的爹,面子还是要给的。

最后俩人老老实实的收拾行李,踏上了去魔都的路。
    

贺小旭听说过他的那个堂弟,偶尔几次过年走亲戚的时候也远远的见过几面。这次突然接到电话整个人都是懵的,他翻了翻自己的行程表才发现有个赞助商约了他去外地谈这个季度的赞助变动。

so,这个任务就被派给了HOG目前唯一闲着的活人,祁醉。
祁醉:? ? ?

朝哥俞哥和他们的小伙伴都听说过HOG的名字,万达更是Drunk的铁粉,听说他俩可以可以去HOG的时候整个人都快疯了。他抱着一大堆东西,殷切希望朝哥和俞哥能帮他要几个签名。

谢俞低头看着他手里那堆东西,沉默了。

万达手里什么千奇百怪的东西都有,海报鼠标垫画册也就算了,可是那个显示屏和那个四舍五入就是台加农炮的水杯是怎么回事? ?

最后在贺朝挑挑捡捡下就带了一个鼠标垫,万达一脸痛不欲生:“朝哥你真的不考虑再带一点吗,这个显示屏它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就带着吧。祁神的签名现在可是很难搞到的,我现在需要它来安慰我高考完破碎的心。”

“达达,先不说我,你觉得你俞哥会同意吗?”

“……我突然觉得一个鼠标垫就挺好的”

都共患难了这么长时间,万达对谢俞还是没什么抵抗力,大佬气场一开就瑟瑟发抖。

万达:笑着活下去.JPG

贺小旭交代的很清楚,他后天就回来,只需要祁醉帮忙照看两天就好,还顺便把贺朝的照片发过来了。祁醉不知道是有两个人,所以在他看到贺朝和他家小朋友手牵手出现的时候,整个人都惊了。

他好像……就定了一间酒店……

不过……

祁流氓看着俩人牵着的手,意味深长地笑了……

贺朝和谢俞的关系祁醉一眼就看出来了,毕竟只要是个人,都能看见他俩那仿佛黏在一起的手。谢俞本来没打算这么高调,但是自家男朋友脸皮太厚,仗着外地没人认识,强行十指相扣。这会儿看到了祁醉,想松开手,贺朝却越抓越紧,颇有“我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个人被我承包了”的意思。

“咔嚓”一声,祁醉心里那道人畜屏障碎了。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秀的吗? ? ?

是我Drunk骚不动还是你俩太飘了? ? ?

贺朝是知道祁醉有男朋友的,但是他不了解祁醉这个人,因此,半天后,贺朝抬起了他没有神采的眼睛。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祁醉和于炀在一起了,和小朋友牵手不需要避开他们;我不知道祁醉这个人这么爱秀。我到了机场就牵着小朋友的手,怕我家小朋友丢了;祁醉看起来是个很好的人。我们上车了,祁醉就开口说,我跟你们讲讲我和Youth的故事吧。他开始讲了,我和小朋友就认真的听,他讲啊讲啊,一直没完;我急了,偷偷百度了下祁醉和于炀,发现他才讲到手里的那部白色手机,还有n个故事没讲呢……”他接着呜咽,但是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骚哥,你不觉得你的戏有点多吗?”

谢俞无语,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骚操作多,他一个人真的承受不来。

【TBC】





分上中下吧……实在憋不出来,终于体会到了那些填坑的太太的痛苦……

每写一个字就感觉掉一根头发……现在快秃顶了

头大.jpg

这个坑会填,填了之后其他的脑洞掉落随缘吧

存个梗

想写但是最近忙……先存起来吧

私设贺娘娘和朝哥是亲戚,然后朝哥和小朋友

高考完就出去high,朝哥就被他爹扔给贺娘娘

贺娘娘又刚好有事,就拜托给HOG的各位照顾

接下来就是两大骚攻的对决

《我和youth的那些事》PK《那些年朝哥的骚操作》

等到写出来就会删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