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重草烟轻

瓶邪,荼岩,瑞金,雷安,喻黄伞修不拆不逆,洁癖党

【朝俞】【祁炀】今天的贺小旭不在HOG【中】

预警:ooc,沙雕,小学生文笔

           我觉得我写祁炀其实写的挺少的……打tag有点心虚……

            我一个写沙雕的为什么要写游戏……我还特意去研究了地图……

当他们到HOG的时候,于炀他们正在训练。祁醉带着贺朝和谢俞进去的时候,还是小小的引起了一波轰动,毕竟颜值能和某对夫夫相比的可不多。于炀被卜那那他们拉着,停了训练,下来凑凑热闹。

祁醉看到自家童养媳,被贺朝他们秀的到爆炸的心态好了很多,想起之前贺朝他们牵着的手,再看到自家童养媳,就起了坏心思。在他们上了三楼之后,趁着赖华没看见,捏住于炀的下巴,轻轻的把自己的嘴唇印上去。

于炀: “? ? !”

贺朝、谢俞:“……”


祁醉也没想太过分,贴了一下就放开了。但是他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开放的程度跟他们夜生活的丰富程度成正比。

谢俞撩起眼皮瞟了一眼脸红的于炀,拉过贺朝的衣领,直接啃上了贺朝的嘴唇,贺朝愣了一下,随后就变被动为主动,直接按着小朋友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旁边脸还是红的于炀:“%@*#&……”

祁醉:“……”

是他大意了,没想到一直不声不响的谢俞才是那个最牛逼的。







HOG还在训练,祁醉把贺朝和谢俞安排到二队的训练室,反正都是一个年纪的,再加上贺朝是个自来熟,轻轻松松的就和二队的队员打成一片。贺朝知道他们是玩PUBG的,自己也玩过几次,后来因为住校就没怎么玩了,现在看到二队的队员在自定义服务器训练,就想拉上小朋友来感受一把浪漫双排。

谢俞“……你是想试试单人双排吧。”


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跟祁醉借了两台电脑,反正都是玩,单排双排还是四排对谢俞来说都没影响。

俩人登上游戏,谢俞看着贺朝的角色:“……”


黑人,粉红色爆炸钢丝卷,粉色毛衣,加上七彩沙滩裤。


贺家祖传的审美,没错了。



谢俞的角色是周大雷搞的,他俩之前试过双排,周大雷非要搞个黑白双煞,他一身白,周大雷一身黑。反正谢俞对于这个无所谓,就随他了。

不过……

谢俞看了贺朝一眼,现在有男朋友了,还是换掉吧,不然吃起醋来,到时候还得自己“安抚”。

平时在HOG也没有什么人当着祁炀两人的面秀,一是这是训练基地,雌性除了母蟑螂就是母蚊子;二是即使有几个二队的小队员有女朋友,那也比不过祁大流氓的脸皮厚。这次见了朝俞二人,棋逢对手。

so,祁醉要拉上于炀,跟朝俞俩人四排。


醉翁之意不在酒,祁醉四排之意不在吃鸡。



虽然有俩人是职业选手,但是排到的也是高端局,不存在虐菜,顶多自己这边的新手被虐。

就这样,在祁醉的不怀好意,于炀的茫然,贺朝的信心满满,谢俞的嫌弃中,游戏开始了。




第一局,P港S山线。因为有朝俞两个新手,所以祁醉决定飘M城,先适应一下。反正都开的小号,祁醉也不在意掉分,一手撑着下巴,高空开了伞,打算看看周围有多少人。但是因为有谢俞这种神奇体质的人在,整个M城居然就他们一队人。

贺朝和谢俞跳下去后都只捡到了一级头,谢俞拿了把scar和一把686,贺朝拿了把AK,然后转角遇到爱,发现了一把98k。

如果贺朝的好运到此为止,那么接下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但是今天的贺朝不是普通的贺朝,他,又碰到了一个三级头。



假如是旁边祁炀二人组,于炀捡到三级头,那么他肯定会给祁醉,祁醉会调戏他说你是我家的童养媳应该我养你才对,如果是祁醉捡到了三级头,他也会给于炀并且调戏他说拿了我的东西你就是我家的童养媳。



综上,于炀是逃不过童养媳这三个字的。

但是拿到这个三级头的偏偏是贺朝。

他手里还有98k。

贺朝,三级头,98k(造句吗你

所以他开镜,瞄准那个绿油油的帽子,开枪。

谢俞脑袋上的头盔爆了。

贺朝兴高采烈的跑过去,打算丢下自己的三级头,然后再给小朋友一个爱的么么哒。
但是谢俞明显不是这么想的,在看见贺朝之后,他果断开枪,一梭子子弹下去,贺朝倒了。

祁炀二人组还在M城的另一个地方,在看见贺朝倒了的同时也没漏掉旁边四个小字:队友误伤。so他俩赶过去,想看场好戏。


贺朝倒了之后只能在地上爬,谢俞拿枪指着贺朝的头:“脱。”

贺朝:“? ? ?”

“脱。”

等到贺朝把身上的装备还有衣服都脱掉了,谢俞把他扶起来,还没开始打药,又一枪。

“让你爆头!”

“让你爆头!”

“爆头好玩吗??”

“98k牛逼呀!”

“继续呀”

“再爆一个给我看看啊”



贺朝:QAQ




TBC

配图请参见上一条

@潮却

评论(17)

热度(132)